今天是2017年06月26日 星期一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理论研究 > 文章正文

“书墨飘香”征文-《红楼梦》读书心得

作者:青山区社区教育学院      来源:青山镇街石化社区 王云      时间:2012-10-11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收藏 | 分享
俗话说得好,“男不看红楼,女不看西厢”。但是碍于《水浒》、《三国》等从牙牙学语起我就阅读,再读已无多大意义。无奈之中,我捧起那“石头记”硬啃起来,倒别有一番“胭脂”味。下有几条真知拙见,以供茶余饭后消遣。
首先,我觉得这本书并不只是单单一本爱情小说所能概括。作者为写此书,寒窗几十载,对医药、园林、建筑、书画、诗词、烹调、服饰、花草、古董等都有所研究。整部书对研究探讨清朝风俗民情很有帮助,它仿佛是当时生活的小百科,无所不包,无所不有。怪不得至今还有许多红学家专门研究此宝。
此书所现之人情世故,官场是非,在今天也是屡见不鲜,其内涵之深,可真谓看一遍两遍不少,读十遍八遍不多。对于我来说,精读此书是对吾之文学素养起着巩固、提高以致于升华之用,大有相见恨晚之情。
其次,这也是一部悲剧,我细读一些中外文学名著,大凡流传下来的,几乎无一例外全是悲剧。从卡西莫多到宝玉,从羊脂球到阿 Q,以致于今日泰坦尼克中的杰克和露丝,这些经典作品中的主角都是悲剧人物。
第三,我以为程伟元、高鹗的续写并不成功。虽基本符合原书的曲线原则,没有生搬硬套强之嫌,但终究是焊接之产物。他俩根据原作暗示,追踪前 80 回的情节,完成了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的恋爱婚姻悲剧, 安排了其他一系列人物的命运结局,使《红楼梦》成了一部完整的书,从而推动了红学在社会的传播,扩大了它的影响。可是,后 40 回写了宝玉中举和家业复兴,违背曹雪芹的原旨;在人物描写和情节构思方面有一些歪曲和庸俗的笔墨,和曹雪芹的原著有天壤之别。近来又有人写了后 40 回,竭力鼓吹完美,但再怎么样也只能阿里基斯追乌龟。我认为,真正的红楼梦的后 40 回将是一个永远的迷。
第四,也就是《红楼梦》中鲜明的人物形象。就拿王熙凤这个人物来说,她“模样又极标致,言谈又爽利,心机又极深细”,目光四射,手腕灵活,日理万机,指挥若定。宁国府秦可卿的丧事,特意邀请她去主持操办,她一去就看出宁国府的五大弊端,并提出一整套治理整顿措施。王熙凤威重令行,旁若无人,形成“脂粉须眉齐却步,更无一个是能人”的局面。这位王夫人的内侄女争强好胜、追慕虚荣,具有很强的权欲。贾府这位年轻俊俏,素有“凤辣子”之称的女当家伶牙俐齿,处处讨贾母、王夫人的欢喜,曲意奉承,插科打浑,无所不至。总之,王熙凤是一个集漂亮、聪明。能干、贪婪、狠毒于一身的复杂形象。
作者还按照生活的逻辑,表现人物,阐发主题的需要,对众多的辅助人物作了精心的安排,使每个辅助人物不但具有自身的意义,而且能体现出多方面的意义和作用。刘姥姥三进大观园就是这方面的一个范例。刘姥姥的一进大观园安排在小说的第六回,当时情节尚未充分展开,作者借刘姥姥这一辅助人物,从社会最底层这样一个视角,来写贾府的显赫气派。通过刘姥姥这样一个乡下的穷老婆子的眼睛,写出了凤姐的虚骄、矜持。刘姥姥第二次进入大观园的时候,贾宝玉、林黛玉和薛宝钗三人之间的关系正处在微妙阶段,贾府在表面上正处于繁花似锦的时期。作者将刘姥姥和贾母这样两个地位悬殊的老太太作了巧妙的对比。贾母趁此机会极大的满足了自己的优越感;刘姥姥则为了讨得一些封赏,心甘情愿的出乖露丑,充当老爷太太、少爷小姐的笑料。刘姥姥第三次进大观园时,贾府大势已去,刘姥姥救了巧姐。这样,刘姥姥无意中成了贾府盛极衰的见证人。
最后,还是说说这本书的艺术成就。鲁迅曾经指出:“总之自有《红楼梦》出来以后,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。”鲁迅所谓的“都打破了”指的是“敢于如实描写,并无讳饰,和以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,坏人完全是坏的,大不相同,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,都是真的人物”。《红楼梦》没有把人物写成某种思想或性格的化身,更没有把人物当作说教的工具。作者以细腻的笔墨展现了生活本身所固有的生动性、丰富性和复杂性。《红楼梦》打破了传统小说的单线结构。它以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的恋爱、婚姻关系为中心线索,同时展开贵族大家庭的其他人物、事件的描写。在紧紧抓住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恋爱、婚姻悲剧的同时,展开广阔的社会环境描写,从而写出了产生这一悲剧的社会根源。
上一篇:“书墨飘香”征文-读《墨迹》有感
下一篇:“书墨飘香”征文-读《冰心作品集》读后感

线

 
  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服务时间:
上午: 08:30到11:30
下午: 13:00到17:30